Kwong Wah

Kwong Wah

许文思:“Z世代”没有投票记录可供追索,已让来届全国大选充满不确定性、朝野优势难断。

报道:司徒瑞琼

18岁投票权修宪案通过,缔造大马历史。但欢呼声过后,政治评论人许文思直说下调投票年龄,是无可逆转的世界趋势。可是“Z世代”没有投票记录可供追索,已让来届全国大选充满不确定性、朝野优势难断。

他周三接受《光华日报》访问时不讳言,Z世代虽无“政治倾向”可循,但修宪案通过后,新选民于来届全国大选预料暴增约50%下,以大马种族比例计算,巫裔新选民大增已无可置疑。这意味,马来政党将力争Z世代市场。

“那我们就要问,土著团结党、人民公正党、巫统和伊斯兰党4个主要马来政党中,谁能吸纳最大的Z世代份额、分得最多选票?”

据选委会数据,在上述修宪案通过后,2023年的来届大选年,大马合格选民将从2018年大选时的1490万增加约50%至2270万人,即增加780万人。

- Advertisement -

国会周二在朝野联手下,一致通过赋予18岁选民选举权和参选权,以及落实全民自动登记选民。这次修宪案被首相敦马哈迪形容为具计划时代意义,因为这是过去不曾发生的朝野议员联手一致通过的修宪,是过去不曾发生的。

许文思直说,上述说法绝对是“唯美”的政治修辞。众所周知,下调投票年龄已是全球趋势,一旦有政党异议,便可能被视为欺压年轻人,没有政党会犯下反对的“政治不正确”。

“政治永远是个数字游戏,任何类似的修宪法案通过前,政党都会思考,我如何从中得到最多支持?”

赛沙迪放下身段 游说在野党支持应记一功

许文思认为,是次修宪案之所以顺利促成朝野联手,青年及体育部长赛沙迪不惜放下身段,积极游说在野党支持,应记一大功。然而,人民要紧记国阵和伊斯兰党的支持,是建基在希盟必须同时通过自动登记选民和18岁参选权。

他强调,政党不会提出于己无利的建议,尤其巫统和伊党在509全国大选中,已发现马来政党势力分裂下,将流失大量选票的困境。

因此,通过18岁投票权可以增加选票份额固然重要,但Z世代选票倘若流连“奶茶店”,没有登记为选民,一切也是徒劳,所以自动登记选民至关重要。

同时,他估计,于巫统和伊党而言,509全国大选后的《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公约》(ICERD)吸引数万人尤其年轻巫裔上街示威,还有紧接下来的数场补选,许多民调分析均发现年轻马来选民,都有回流在野党迹象,给予在野党重新吸纳年轻一代的信心。

他补充,509全国大选前,希望联盟提出的竞选宣言,无不击中年轻民心,让年轻人趋之若鹜。可是选后许多承诺无法兑现,已重摇其年轻票仓。

“所以落实18岁投票权于希盟重要,让年轻人拥有决定权。可是,Z时代是飘浮不定的,没有人可以捉准他们想法,这就让来届大选,胜负更难决断。”

今年14岁学生将是第一批18岁选民

一旦希盟政府没有提早选举,是届政府将于2023年届满。倘若选委会能于未来几年,全面解决自动登记选民的技术问题,今年14岁的学生将是大马第一批18岁选民。

许文思指出,是批新选民来自城市或乡区,其关注的议题等,均将影响来届选举。

他提醒,必须对未来18岁选民群,作出的思考包括,新选民是指谁(Who)、身处何方(城市或乡区)(Where)、关注的议题(生活水平、就业或房屋)(What are their concerns)、投票时的社会形势与动向,还要思考为何朝野政党要在这时刻,落实修宪(Why)。

- Advertisement -

他说,青年一票的力量,要用非青年两票来抵消。所以要如何制定选举对策(How),这“4W1H”是未来选举策略必须考量的致胜关键。”

“这些都足以影响他们的决定,所以说朝野都难有绝对优势,一切充满不确定性。”

他也不了解父母们是否放心让年方18岁,零生活体验的儿女来决定国家未来的命运?